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异界骷髅兵

章节目录 千章百八 宇宙之极

    被基斯米利之剑洞穿的吕岩抬起了头,说他不是圣骨。本站新域名的字母,最大的免費中文網站,趕緊來吧。

    他确实在是刻魂者们刚刚出现的时候,就说过一次,只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乌祖打断了,现在他重新再说,令半身人将军听的莫名其妙,一个能够创造生命的骷髅当然就是圣骨。

    其他半身人也傻呆呆的盯着吕岩,心中这骷髅好有意思,自己性命不保的时候,难道还有时间谦虚

    唯独吕岩身后的九名刻魂者全部露出大喜的表,再度跪下恭喜吕岩。他们的老大身上插着巨剑呢,生命危在旦夕,这帮刻魂者还恭喜个什么劲,他们是有病吗

    “骷髅,你疯了吧”将军冷笑一声,突然驱动飞船向吕岩撞来,他要亲手将吕岩绑缚起来献给乌祖。

    基斯米利之剑并非是真正的长剑,它其实是宇宙暗界能量的出口,它把吕岩钉住后,等于是整个暗界能量都压在吕岩的身上,绝对没有翻身的可能。所以被基斯米利之剑刺中的吕岩根本就不可能有反手的能力,他这多此一举的行为不过是在拍乌祖的马屁。

    史东刚想迎敌,吕岩却摆了摆手:“兄弟们,不用担心,战斗已经结束了。”

    说着,吕岩举起手,对着将军的船只凌空轻轻一捏,那巨船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咔嚓一下突然捏扁了,从中爆出一团血雾,十几个倒霉的半身人被压死了。

    将军脸色大变:“被基斯米利之剑刺中,你怎么还能动用力量”

    男女乌祖也出呜呜的怪叫,用不可思议的表盯着吕岩。

    吕岩不回答,他捏紧的两指忽然又张开,只见将军所在的舰船突然间四分五裂,那些破碎的船体像是落入滚水中的冰块一样迅速消失,将军从船里跌落了出来悬浮在虚空中,冰冷和缺氧令他的身体开始黑,他的表冻结在脸上,眼看就要被虚空杀死。

    吕岩指着他,轻轻转动手指,在将军的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一个圆形相框,将军赫然被映在了相框中间的画面上,从一个实体的半身人,变成了一幅画。

    而且还是一副能说话的画。

    “我这是怎么了,吕岩,你把我怎么了”

    吕岩淡淡道:“我把你的生命保留了下来,你将一直活到这个宇宙的尽头,你可以领略时间的恒久。那时就会明白,一个种族的消亡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

    将军的表惊恐,但他无论做什么动作,也无法使自己从画面上脱离出来。吕岩给了他永恒的生命,但是他立即意识到这恐怕是宇宙中最残忍的刑法。

    吕岩看向乌祖,轻轻将自己的掌骨抬起,从掌骨之中抽出一根白色的长枪,白蜂再次出鞘。他将白蜂的枪尖点在基斯米利之剑的剑面上,只见那基斯米利之剑就像是流水被汲取一般,向白蜂的体内流去,白蜂的纯白色中缓缓添加了大量黑色的气息,色泽流转,在白蜂的两侧出现了一个旋转的太极图形。

    吕岩将那图形扬起,展露在惊恐的乌祖面前:“你们看看,这种图形叫做太极,宇宙本是一个原始极点,然后生出两仪,再生出万物。这就是我们身旁这颗不起眼的小星球上的人类所领悟的宇宙真谛。”

    男女乌祖的眼睛瞪大了,他们脚下的巨型乌贼拼命的颤抖。

    画面上的将军也出“啊啊啊”近乎痴呆的惊叫声,因为吕岩居然吸收了基斯米利之剑,这完全是无法想象的事。

    乌祖结结巴巴的说到:“你领领悟了极之道。”

    吕岩笑了笑:“其实上古祖先将我送到地球来,就是为了学习这个看似弱小民族的强大意志,你们所有的背叛和阴谋,其实早已经被我的祖先所料中。他们选择了灭亡,只不过是为了完成种族的进化”

    乌祖的眼睛瞪的滚圆。

    阿米巴将军更是在脸上涌起不可思议和恍然大悟相互参杂的复杂表。怪不得这个在银河系外旋臂上的一个小小星球中会留有罕见的夕族后裔,号称最接近宇宙主宰的夕族原来是通过这种方法在促进自己种族的进化。

    灭亡,才能重生

    一个人可以做到置于死地而后生,但一个种族做到这一步,难以想象

    但夕族成功了,他们后裔吕岩意志突破,领悟了宇宙之“极”的真谛,他已经成了极骨

    极骨,就是生物进化的终极目标

    吕岩将太极图形向着前方轻轻一推,太极图形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它同时消失的,是周围星域中那些裂开的通道,白色的宇宙背景重新恢复成了漆黑色。一个硕大的太空城在地球和月球之间缓缓出现。

    吕岩道:“乌祖,带着你的残民生活在这座太空城中吧,我们夕族已经不复存在,你们从今以后就作为地球人类的努力,这算是他们养育我十八年的报答吧。”

    自由的暗界转换,吕岩展露出来的实力乌祖生起无力之感,他知道再没有反抗的可能,于是匍匐在虚空乌贼的身上,对吕岩俯称臣。周围大量承载着半身人的飞船如同归巢的黄蜂一样涌向那座太空之城。

    吕岩用手轻轻推动,那太空之城移动到了月球的北面。两名乌祖也带着他们的虚空乌贼飞向月球之背。

    画框中的阿米巴将军焦急道:“吕岩极骨大人,我我怎么办”

    吕岩用手轻轻一点他:“阿米巴,你是我们夕族突破的因果之一,我不杀你,赐予你永恒的生命,就如我刚刚所说,去流浪吧,直到宇宙的尽头。”

    阿米巴将军的画像带起一道细腻的波纹,向着宇宙远处滑行而去。

    星空重新变得干净,吕岩转身面对自己的刻魂者们,大家都激动的看着他,能跟随宇宙最强的生物,令他们简直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看着大家都有开口的意思,吕岩轻轻一挥手:“别着急,这里太凉,我们坐下来慢慢聊。”

    随着吕岩这一挥手,所有刻魂者的眼前一花,他们赫然现自己已经从黑暗的宇宙虚空移动到了一个有着喷泉和音乐的小广场上,广场上人来人往,偶尔有人还在抬头看天,似乎在议论刚刚突然出现的几秒钟黑暗。

    所有刻魂者都有了人类的身体,就连阿斯奎恩也变成了一个身高两米的魁梧大汉,他坐在显得像是玩具般小巧的椅子上,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安德莉娜变成了一名金碧眼的大美女,她害羞的收起自己傲人的双峰,紧张的摸了摸头顶,在蓬起的松散金之间,有两个小巧的牛角悄悄隐藏着,她惊喜的看了吕岩一眼,脸色微红轻轻道:“谢谢大人。”

    吕岩笑而不语,端起面前的清茶轻轻喝了一口。

    “呃,大人,他们都那么帅,为什么我是这样的”莱文懒懒的声音传来,他变成了一个福的胖子,鼓起的肚皮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机油,在他宽松的裤子口袋中,扳手和螺丝起子叮叮当当出清脆的撞击声。

    众人哈哈大笑,这时,有着一只鹰钩鼻子的卡西将脑袋凑到吕岩面前:“大人,问你个严肃的问题,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反而喜欢男人”

    安德莉娜听到,立即在卡西的头上猛然敲了一下,痛的卡西只呲牙:“牛女,你打我干嘛。大人是把你的胸变出来了,可是毕竟还是个骷髅啥。那货真价实的阿九和安琪呢,大人为什么不”

    话音未落,忽然旁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卡西先生,你喊我吗”

    众人将头扭过去,看到一身招待服饰的安琪正端着盆子走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卡西,露出甜美的询问笑容。

    “安琪,别理他,他一定是又想和老板打赌什么的,然后赖掉今天的饭钱。”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露天的茶水屋中转了出来,手中端着一碗热乎乎的银耳莲子羹,莲步轻移来到吕岩的面前,将甜羹放在吕岩的面前,然后凑到他耳边轻轻道:“老板,卡西好像又想赖账,你这次不要说话,我会对付他的。”

    吕岩微笑着点点头,端起甜羹慢慢品味。

    “啊”九个刻魂者都目瞪口呆的瞪着安琪和阿九,半响后将目光一起投射到吕岩身上:“老板她们真的是莲圣女和光明圣女”

    吕岩依旧是淡淡一笑:“是也不是。”

    模棱两可的回复令刻魂者们更加心痒难耐,卡西忍不住捅了捅带上了眼镜的瑞斯恩:“军师大人,你一定知道,大人是什么时候把她们从虚拟世界里面救出来的。”

    谁知瑞斯恩也是和吕岩一个态度,他扶了扶眼眼镜,一本正经的说到:“大人已经说明了,你们还要问我干嘛。”

    卡西郁闷,其他几名刻魂者们立即交头接耳起来。

    吕岩的目光投向广场的远端,似乎不再关注这场讨论。忽然难得说话的史东来到吕岩身边,小声问到:“大人,感谢您让我获得不一样的生命。可是我有点不明白,大人,您现在是极骨了,可极骨到底比圣骨强多少还有半身族畏惧的那个超级生命,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吕岩的目光没有离开广场的远端,他只是轻微的晃了晃手中的茶杯,里面有些形状怪异的茶叶沫扭动了一下,却始终也翻不出水面。吕岩将史东轻轻按在椅子上坐好:“史东,故事已经结束了,享受宁静吧。”

    史东还是那副耿直的样子,点了点头,端起自己的茶水喝了起来。

    忽然,瑞斯恩将喝空的茶杯往前推了推,他站了起来,对吕岩微笑道:“大人,我暂时要离开一段时间,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去做。”

    吕岩的视线仍在广场的远端:“锯齿腿,你又有什么把戏”

    瑞斯恩笑的更加灿烂:“大人,您知道的。”

    吕岩仿佛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有些圆圈终究是该让它闭合的更加完美一些,锯齿腿你去吧,希望做一件已经知道结局的事不会让你觉得无聊。”

    瑞斯恩向吕岩弯身施礼:“能为大人效命,是瑞斯恩的荣幸。”

    瑞斯恩走了,其他刻魂者们也渐渐停止了无用的讨论,他们现了吕岩眼中的淡淡紧张,能够让一名极骨紧张的会是什么他们顺着吕岩的目光看向广场的对面,在拥挤的人潮中,有一个轻柔的身影正径直向着他们的露天茶座走来。

    越来越近,所有人都浮起了惊喜的表,他们看到了那张令他们大人魂牵梦萦的脸蛋,以及浮现在那脸蛋上的轻松笑容。

    吕岩站了起来,无法抑制的激动和紧张犹如初见女友的少年。

    那少女一直走到吕岩的面前才停住脚步,她眼中微微湿润:“吕岩,蠢龙告诉我”

    嘭,吕岩一步上去抱住了叶茗薇。

    这一刻的宇宙充满了爱

    全书完

    ps:写下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我的眼睛也湿了。一直支持骷髅兵走到现在的兄弟姐妹们,思夕也爱你们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