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东北浪妇 1-13完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十二

    转天下午,俺送老曹到了火车站,把从家里拿来的一玻璃坛人参酒送给了老曹,那还是去年俺给小庄泡的.俺说:“曹叔,一定要保养好身子,俺有工夫就去看你.”老曹很感动,说:“别了,你赚点钱不容易,别浪费在车票上,回家给孩子花吧.”

    老曹又掏出一个信封,说:“大妹子,你帮我最后办件事吧”俺问:“行啊,啥事呀”老曹把信封交给俺,说:“这是一万块钱,你帮我想办法交给我老婆吧.”

    俺一愣,心里替老曹来气,火刺棱的说:“给那个娘们干啥她是”俺想骂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可看着老曹又压下了.老曹叹了口气,说:“她现在是做鸡了,我也恨她,可她毕竟还是我儿子的亲妈,是我孙子的亲奶奶当初离婚时,家里不富裕,我没给她什么,现在我就要离开上海了,给她点钱,这也算我最后仁至义尽了.”

    俺说:“是她不对,你还要对她这么好呀”老曹说:“人一老,就爱回想过去的事,怎么说她也跟我过了五年,也给我生了儿子,这点钱也不到俺们面前,一脸贱笑的等俺们下命令.

    俺上去掂了掂天津包的大奶子,还真像奶牛一样的大,俺问:“你这俩浪奶子是咋长的,咋这么大”天津包说:“我也不知道,可能随我妈,她奶子就大,不过也没我的大.”俺拧了一把,说:“看着就贱”

    倩倩拿过绳子,把天津包的手腕捆住,完了,把绳子丢过吊扇头,垂下来又跟天津包的手腕系住,把天津包举着胳膊捆了起来.俺跟着来到天津包的身后,假鸡巴顶住天津包的屁眼,一下子就塞了进去.

    天津包惨叫了一声,说:“大姐,疼了.”俺说:“疼疼就对了.”倩倩把那一万块钱在天津包眼前晃悠了两下,说:“你不疼,对得起它吗”说着,倩倩把钱往桌子上一扔,上来也把假鸡巴肏进了天津包的屄里.天津包看着那一万块钱,眼睛都直了.

    俺跟倩倩一前一后的狠肏天津包,俺使尽在天津包的大奶子上拧,倩倩也在天津包的屁股上掐.俺俩挑的假鸡巴是情趣商店里最大号的,粗细跟俺手腕子一样,长短再少也有七寸,可肏在天津包的屄和屁眼里进出自如.

    俺看天津包竟然没受上班.”俺一听就又火了,心说,妈的臭婊子,自己当婊子还不嫌丢人,还好意思把自己老公的事跟人说.俺把一根绣花针穿过天津包的一个奶头,问:“你说的是真的吗”天津包忙说:“真的真的,我没说瞎话.”

    俺真来气了,薅住天津包的头发,使尽她嘴巴子,打得她嘴角流血才住手,说:“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真欠抽,自己都当婊子了,还好意思抖落啰自己男人的事.”

    天津包憋屈的说:“大姐,你不是让我说实话吗”

    俺拿了一大把针,像鸡咄米一样的一根一根全扎进天津包的大奶子里,把她一只大奶子扎成了刺猬,说:“你就不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吗我让你说你就说.妈的”这时候,倩倩把大蜡烛一下子捅到了天津包的屁眼上,滚滚烫的蜡油冲进了屁眼,天津包哎哟哟大叫,身子一哆嗦,又尿出一股子尿来.

    俺又拿起一个防色狼的电击器,可劲往天津包的另一个大奶子上戳,每一下都叫天津包像打摆子一样的抽筋哆嗦.天津包叫得惨了,比杀猪还难听,嗷嗷的.

    俺问:“你们咋离的婚看你这德行,准是你干了啥坏事吧.”天津包浑身抽筋都说不出话了.

    俺停了停,说:“快说,要不俺电你的臭屄,电糊烂它.”

    天津包哀咕:“大姐,你饶了我吧我说,我说.是我偷男人叫我老公抓了奸.”

    俺又把电击器往天津包身上戳了几下,说:“妈的,偷汉子.你老公对你不好吗”

    天津包要说又不说.倩倩在后面用假鸡巴狠肏进天津包的屁眼,拧掐着天津包的屁股蛋子,叫:“快说,老贱货”

    俺也拿着电击器吓唬,天津包这才说:“不是,我老公对我很疼我可可我生完孩子以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性欲变得特别旺,看见男人就觉着屄里痒,心里骚,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能有男人玩我,我也管不住自己,所以后来趁我老公出车不在家,就偷偷找别的男人乱搞了.”

    俺气得冒烟,狠捣狠踹天津包的肚子,骂:“妈拉巴子的,世上还有你这么浪的货,真他妈天生的臭婊子.”

    说着,俺拿过花露水,使尽往天津包的屄里撒,还叫倩倩也往她屁眼里灌.

    天津包疼得惨嚎,蹦脚的跳,没一会,都翻了白眼,俺上去撤了她几个耳瓜子,把天津包打醒过来.拿起鞭子接着抽她身子前面,大奶子、肚皮、大腿,连她的屄俺也没放过,屄毛都叫俺抽掉了好些.

    又惩治了一个来小时,俺跟倩倩都累的呼呼喘大气,一瞅天津包的身上都是伤,脸也叫俺给抽肿了,嘴角还流着血,俺心里贼啦痛快.

    完了,俺和倩倩穿好衣服,把工具收拾了,放开天津包,跟着俺得意的笑着把钱一把扔到天津包脸上,钱撒了一地,到处都是,天津包忙像狗一样的爬着往怀里划拉,一个劲谢俺,俺看着她那下贱相,又一阵子恶心.

    临走时,俺掏出老曹跟俺的那张和孙子的合影照,丢给跪在地上捡钱的天津包.天津包随手捡起来,一看,登时惊呆了,傻眼了,嘴里不知不觉的叫:“炳良.”

    俺冷笑一声,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老贱货,抛夫弃子的臭婊子,恭喜你,你当奶奶了.”说完,天津包捧着照片嗷嗷的大哭,俺瞅着天津包,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头也不回的走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