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世栋梁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惊喜

    湘东王府,寝室,湘东王萧绎独坐房中,独眼圆瞪,瞪着一面铜镜。

    镜中的湘东王披头撒,只有独眼,一脸怒容,身子一半沐浴在光明里,一半为阴暗遮掩,看上去不人不鬼。

    而萧绎的心情,此时仿佛夜空,没有一缕阳光。

    他已经上表,请太后命人搜查湘东王府,但凡有可疑之人,便可带走,协助查案。

    为的是表明问心无愧,以应对就是湘东王妃徐昭佩的指控:指控他妾兄王珣为谋逆元凶。

    萧绎没有办法反驳指控,但可以判定这是徐昭佩诬告。

    徐昭佩恨王家兄妹二十年,现在如同疯狗一般乱咬,要把王家兄妹置于死地,并以此来羞辱他。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想着徐昭佩那可憎的面容,几乎要破口大骂。

    我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与你这蛇蝎妇人做夫妇!!

    萧绎觉得自己脑子疼得厉害,胸口闷,气都快喘不上来。

    他不相信王珣是什么谋逆真凶,也不相信徐昭佩被囚禁期间,真的听贼人口误,说出王珣名字。

    即便真的是贼人口误,一定是故意诱导。

    而且,按照有司询问的结果,徐昭佩之前,被逆贼带去徐州寒山,蒙骗溧阳公主,要刺杀徐州刺史李笠。

    只是李笠识破诡计,将计就计击杀刺客,并救出徐昭佩。

    想到这里,萧绎无名怒火瞬间烧起来:莫非是李笠这小子搞鬼搞怪?把徐昭佩这疯狗送回建康来咬王氏兄妹?顺带着咬我!

    但转念一想,李笠做这种事至少没有明显的好处,且据说李笠和王琳关系不错。

    萧绎又想到,护送徐昭佩回京的是驸马都尉王?。

    所以,是王冲父子针对我?

    又一想,按照王?的说法,溧阳公主被徐昭佩蛊惑,意图刺杀李笠,后来惊醒,便提前告知李笠,设下圈套,引刺客入套。

    这可能是一面之词,因为王?护送徐昭佩来建康,详细说明李笠险些遇刺一案案情,此举有些‘欲盖弥彰’。

    萧绎认为一定是溧阳那个傻孩子真的被徐昭佩骗了,引刺客去杀李笠,结果被心眼多的李笠识破。

    李笠为了王?夫妇的脸面,才卖王家父子一个好处,让王?随着徐昭佩来京,把溧阳公主在此案中的表现,从‘被刺客利用’掩饰为‘协助捉拿刺客’。

    对,一定是这样,你们这点小伎俩,休想瞒过我!

    萧绎想得很明白,但怒火依旧烧个不停:王?!你小子在半路上对徐贱人说了什么话,让这贱人到了京城,如同疯狗一样咬人!

    萧绎自幼瞎了一只眼,从那以后,变得极度敏感,总认为有人嘲笑他、看不起他。

    所以,被徐昭佩激起的怒火,顺带着烧到王?那里。

    但理智告诉他,王?没道理这么做。

    王?之父王冲,是萧绎的表兄,出身琅琊王氏,萧绎在荆州刺史任上,和时任荆州长史的王冲共事,两人相处融洽,并无利害冲突。

    所以王?没道理针对他。

    若是李笠派人送徐昭佩回来,他倒是有理由怀疑李笠别有用心。

    毕竟李笠现在有可能已被鄱阳王萧范收买。

    萧绎揉了揉太阳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他大病初愈,病情可不能有反复,然而如今徐昭佩一口咬定,就是听到贼人口误,说出王珣名字。

    她这么咬定,王家兄妹都不知该如何自辩,除非立刻抓到真凶,否则...

    想到这里,萧绎又觉得头开始疼、胸口闷。

    他也想抓到真凶,可真凶到底是谁?

    不仅要抓到真凶,还得提防有人浑水摸鱼,萧绎越想越觉得头疼,只觉心力憔悴。

    又回到一开始的怨念。

    我前世到底做了什么孽,竟然与你这蛇蝎妇人做夫妇!!

    。。。。。。

    街道上,庐陵王的仪仗队伍正在行进,目的地是前方不远处的建安侯府。

    车内,庐陵王萧应“嘿嘿”傻笑着,脸上满是期待。

    他听说,王妃今日要给他一个惊喜,而惊喜在建安侯府,由王妃的妹妹、建安侯夫人保管,所以王妃特意去拿。

    对此,萧应很高兴,所以也想给王妃一个惊喜:我也来建安侯府,你一定想不到吧?

    他很期盼,想知道惊喜是什么,也想看看,王妃见他突然出现后,惊讶的表情。

    王妃总是闷闷不乐,萧应经常想办法逗王妃开心,但效果不好,今日若能逗王妃高兴,萧应自己也会很高兴。

    想着想着,车停下,萧应掀开窗帘一看,已然到了建安侯府外。

    有侍卫上前向门僮说明来意,萧应却想下车立刻入府,被左右劝住,不一会侍卫来报,说王妃已经离开侯府了。

    “哦...”萧应有些失望,看来没法给王妃惊喜了,不过不死心,“那,寡人还得进去,去拿礼物。”

    左右闻言腹诽:你够蠢的。

    但明面上不能这么说,只能劝:“大王,王妃一定带着礼物回王府了。”

    “喔...”萧应点点头,又说:“那寡人也得进去问候一声,来都来了。”

    那侍卫赶紧回复,说听侯府门僮所述,建安侯身体不适,夫人照顾建安侯,所以王妃才离去。

    “建安侯病了?那寡人可得问候。”

    萧应的想法很单纯,来都来了,正好碰到建安侯生病,不问候一下就走,不好。

    左右也不好劝,便向侯府门僮说明,等了一会,侯府后宅管家赶过来,向庐陵王告罪:“多谢大王关心,君侯生病,医师说需要静养...”

    “改日,君侯定携夫人,到王府亲自道谢。”

    萧应想了想,点点头:“这样啊...那走吧。”

    车队离去,管家松了口气,转回后宅,禀报夫人,庐陵王已走。

    夏侯夫人闻言也松了口气。

    她姊姊今日出来,依旧在王府里留有耳目,盯着庐陵王的动静。

    后来见庐陵王要出门,而且是要来建安侯府,耳目赶紧跑来通风报信。

    所以,庐陵王这傻子白走一趟。

    转入寝室,却见装病的萧贲躺在床上,床头边,一座熏香炉正冒着丝丝轻烟。

    匆忙收拾的地面,已经看不出之前萧贲和王妃“嬉戏”时衣物凌乱的模样,只有营造氛围的熏香炉依旧点着。

    “那傻子走了?”萧贲问,见夫人点点头,便有些意兴阑珊。

    “正在兴头上,真是扫兴。”

    萧贲回味着王妃的风情,看着不远处的熏香炉,忽然笑起来。

    这造型别致的熏香炉,底座有铜制花朵环绕,可谓花团锦簇,很漂亮,是庐陵王前不久送的。

    想想自己点着庐陵王送的熏香炉,享受着自己送上门的庐陵王妃,那感觉真是刺激,让人兴奋。

    “失算了。”萧贲叹了口气,见夫人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便笑着说:

    “应当让那傻子进来,到这来探病。”

    “来看看他宝贝王妃刚暖过的地方,哈哈哈哈!”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