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武侠 > 镇守府求生指北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小插曲

    早上和声望散步只是路过商业楼没有进去,这次总算有机会进去看看。

    市位于一楼。

    说是大市,其实占地也就是那样,毕竟只服务一个几百人的镇守府。是不是内有乾坤不知道,苏夏更在意的还是趴在市门口收银台玩手机,穿白绿竖条纹短袖制服的美少女收银员。

    从声望那里听说,这家市由日系经营,那么可以肯定是日系的姑娘。柔顺的黑长,肯定少不了漂亮的脸蛋,身材也相当不错,至少那身制服穿在身上穿出了鼓囊囊的感觉,姑且排除重巡洋舰青叶号。

    在进入市时,列克星敦在入口处顺手提了一个购物筐。

    苏夏看见了,他主动伸出手说道:“列克星敦,给我吧,我来拿。”

    “没关系的,我拿就可以了……”列克星敦说着一顿,把购物筐递过苏夏。

    苏夏接过购物筐,开玩笑道:“你刚刚不是说‘我拿就可以了’?”

    列克星敦含笑道:“那不是为了满足提督身为男人要照顾女孩子的心思嘛。”作为优秀的妻子必须懂得照顾丈夫的感受,那种只知道让丈夫休息自己忙活的妻子也不是好妻子,忽略了丈夫“被需要”的心理需求。

    “我不是那种绅士。”苏夏好笑说。

    列克星敦回道:“我看你是那种大绅士。”

    苏夏总觉得列克星敦话里有话,意味深长,他心想难道是因为他进市时,望向收银员小姐姐时第一眼往人家胸前瞄?

    你有没有那么眼尖,只是一瞬间的视线啦。

    只要任何一个开窍的男孩子,肯定少不了往美少女那里瞄一眼。那不是“绅士”行为,纯粹下意识行为。据说有人做实验,就算故意控制自己看女孩子时只看脸,但那个视线有时候不是人可以控制的。还是说越控制越在意?

    经过货架时,苏夏现那些商品中文的、日文的、英文的应有尽有。不过只要看那些图片和包装就知道是什么,午餐肉还是豆豉鱼罐头,番茄酱包装肯定是红色的,薯片的包装肯定是膨胀型的,不过还是有些不认识。

    没有看到经常用的洗水,然后价格全部都比较昂贵,苏夏感觉有点头痛。男人大多好面子,他也不差太多,太便宜不行,太贵的还是算了吧,四位数的洗水感觉不是用来洗头的。

    “提督随便拿,可以报销的。”列克星敦提醒。

    “还可以报销吗?”苏夏说,“那我就拿最贵的了,最贵的肯定最好。”

    “可以啊。”

    “算了,影响不太好。”苏夏也不知道什么洗水比较好,随手拿起一个中等偏下价位的洗水,好奇问,“我作为提督报销的话,是不是自己写条子自己签字?”

    “严格意义上来说镇守府可不是提督一个人的,而是提督和舰娘共有的。”列克星敦说,“按照流程,就算是提督也必须找财务签字哦。”

    “财务是谁?”

    “你是不是太不管事了?”列克星敦说,“财务方面主要由威斯康星管理。”

    “威斯康星?”苏夏念叨着那个名字,他有一种感觉,那姑娘很能搞事,遇到她绝对会被折腾一番。

    列克星敦看到苏夏拿的洗水,问道:“提督喜欢这个吗?”

    “我随便拿的,感觉什么洗水也差不多吧。”

    “提督,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吗?”

    “可以啊。”苏夏说,他明白列克星敦想要摸他头的原因,弄清楚他的头质,为了帮他挑选洗水……就是这一分钟过去了还没有摸完吗,尤其像是抚摸宠物一样的方法,他忍不住问,“还没好吗?”

    “我也不是太擅长,所以用的时间多一点。”列克星敦不动声色收回手,从货架上拿起一瓶洗水,价格中等,“我推荐提督要这个。”

    “那就这个吧。”

    接下来从洗水到洗面奶,再到沐浴露,还有牙刷和毛巾什么的,统统是列克星敦推荐的,苏夏就是一个提线木偶。日常用品是买好了,但既然来了市,理所当然没有那么容易离开,零食区一定要看看。

    他们前往零食区,苏夏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他说道:“列克星敦你先选一下,我有点事情。”

    苏夏放下购物筐,朝着脚边放着购物筐,正站在货架边拿着什么仔细看的短少女走,喊道:“瑞鹤。”

    瑞鹤不是在市守株待兔,她纯粹就是想要买一点零食来的市。不知道这款从来没有吃过的饼干味道怎么样,咸的还是甜的,看不懂包装上面的俄文还是法文。此时突然看到在意的人出现在身边,愣了一下。

    瑞鹤很快回过神来,不咸不淡回道:“提督。”

    苏夏之所以找瑞鹤,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当然他是很喜欢瑞鹤的,主要还是为了昨天晚上生的事情——他喝醉了,6奥拜托瑞鹤一起扶他回家,他却以为是做梦非礼人家瑞鹤。

    苏夏其实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道歉,还是当做无事生避免尴尬。想了好久还是决定要道歉,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迟疑道:“那个……”

    “什么事?”瑞鹤放下饼干,又拿起一盒蛋糕看起标签,表现得毫不在意的样子。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苏夏沉默了一下说,“抱歉啊。”

    瑞鹤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某个人趴在她身上口口声声乱七八糟的话,还动手动脚动嘴。她当然是在意的,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放下蛋糕,又拿起另一种款式的点心,想了想平淡说道:“要不是看你喝醉了,我就打人了。”

    “真的,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做梦。”苏夏解释。

    “做梦就可以了?”瑞鹤问。

    苏夏一时无言,吞吞吐吐:“那个,做梦的话,怎么说,瑞鹤那么漂亮嘛……”

    “好了,我知道了。”瑞鹤再次放下那个点心,蹲到地上看货架下层。

    提督肯定是喜欢自己的,不喜欢的话,做梦也不会动手动脚吧。就是喜欢提督,有什么不好承认的。6奥为了得到提督,居然做出灌醉提督的事情,我也可以。被动等待什么也没有,一定主动出击,瑞鹤下定决心,她可不是傲娇。

    瑞鹤站起来,又拿起一个什么零食看包装,轻轻靠着货架,说道:“口头道歉就可以了,天底下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真的想要道歉的话,等一下请我吃夜宵。”

    “等一下可能不行……我和列克星敦来的。”苏夏迟疑着说,他考虑的是购物还没有结束,还有单独请瑞鹤夜宵道歉比较好吧,话说列克星敦和瑞鹤的关系不简单吧,至少历史上列克星敦号由瑞鹤号击沉的……其实还是驱逐舰菲尔普斯号给予的雷击处分。

    原来没有注意,瑞鹤一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列克星敦。尴尬,一瞬间感觉脸红透了。接着不等苏夏提议等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晚一点可以请客夜宵,或者是改天,她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瑞鹤放下手上的零食转头就走,往收银台走,准备结账完赶紧离开,突然现收银台没有人。

    今天晚上担当收银员的黑少女不知道从哪里跑出去,说道:“鼓起勇气邀请女神,谁知道她和男朋友在约会……不对,邀请男神,谁知道他和女朋友在约会……可怜的瑞鹤。”

    “你给我闭嘴。”瑞鹤气急败坏,她到现在还感觉尴尬,“你居然偷听我们对话。”

    “没有,我就是刚好路过。”黑少女说,“呃,瑞鹤,昨天晚上生了什么事情,提督要向你道歉。”

    “什么也没有生。”瑞鹤提起袋子,“还有我不是什么鼓起勇气,就是随便邀请一下……列克星敦是婚舰,我也是婚舰,我们是平等的……懒得和你说,我还有事走了。”

    黑少女眼看着瑞鹤提着袋子离开,她喊道:“你还没有付钱。”

    “我不付,你来打我啊。”瑞鹤回头。

    “不付就不付。”黑少女嘟嚷。

    与此同时,列克星敦眼看着瑞鹤离开,走到苏夏旁边,问道:“瑞鹤怎么突然走了?”

    “我也不知道。”苏夏回答,他真的没搞懂情况。

    列克星敦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不管她了吧,我们继续买东西。”

    小小的插曲结束,他们继续购物,买好日常用品,顺便买点零食什么的。

    走出市,列克星敦问道:“提督准备现在回去,还是到处逛一下?”

    “随便了。”

    “既然来了,那就逛逛吧。”

    “可以啊。”苏夏其实真有心逛逛,原来只是下意识回答。

    “去哪里?”

    “我不知道,随便走走吧,不一定要去哪里。”

    “那就走吧。”列克星敦说。

    商业楼从外面来看只是一栋很普通的楼,当然由于贴着幕墙看起来十分漂亮、现代化一点也不普通。但从内部看,商业楼是一个“o”型或者说“口”形。他们站在中庭,二楼、三楼有许多人扶着栏杆看着他们。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