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辣文激情 > 师姐是修无情道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红袈裟的胖和尚把秦芥从溺海中带了出来,

    这场因“天道有情”而起的祸端,也需得落下最后一子。

    残喘的天道因青玄的执念得了死局的转机,却也因青玄的执念毁了自己最重要的一步棋,

    暮歌就是那步棋:

    天道宠儿,气运之子。虽根骨不佳却出身修真大族,从小娇宠长大,只要是想要的,总能轻易得到,后更是得了机缘洗髓伐骨,从此修仙路途一片平坦,各种奇遇传承法宝灵兽,倾慕者遍布九界,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不生魔障,只等其一朝飞升,滋养天道。

    但青玄却是那其中的变数,

    法则没推演出毗钵尸诛灭邪仙是因,却得的是一个还情的果;天道没推演出自己因青玄的偏执得一线可与法则博弈的转机,却又因其的偏执而满盘皆输。

    邪仙修杀道,偏还以杀破杀,以诛灭将堕的天道来破其因杀孽而生的业力,以此成其道心。

    他道心已成却又未入魔,因而一杖将其诛灭的毗钵尸便必得承这诛灭仙人的因果业力,这才化身为“秦艽”入六道轮回,以了却这场宿孽。

    因果相承,秦芥为还青玄一命,却不料青玄所生执念居然是“情”。

    所求非所得,自心有不甘,心生怨怼。

    秦艽是禅修,佛爱众生,他便要这众生只余他一人,

    本就是可灭世的邪仙,那场无差别的血腥屠戮,连天道宠儿也未得逃出,却也阴差阳错破了天道的一盘好棋。

    两败俱伤之下,微薄的业力不足以支撑这方世界继续轮转,崩塌回一切的起点。

    而青玄,却在这场他一人的困斗中看到了他和秦艽的转机,

    至此棋局已然失控,

    互相咬杀的天道与法则已经无力制衡邪仙的业力,青玄执一柄染血长剑看此方世界崩塌回起点,他欣喜若狂的再度去寻秦艽,尝试了种种不同的相遇,不同的相知,却又在一次次的失败中固执的杀天道之子以重复这场执念,

    此方秩序彻底崩坏。

    然冥冥中又自有定数,青玄本是这盘博弈的局中人,却又因窥见了整盘棋局而成了执棋者。

    在试过一切可能后,青玄终是确信他与秦艽只能是一局死棋,也是,秦艽是毗钵尸,天道堕毁,毗钵尸应业力而生,化为新的天道,掌天地秩序。

    天道无情,她又怎么可能动心。

    玄青知自己所求的只是痴妄,但执念入骨,已不可回转。

    这一世是他最后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他要秦艽入无情道,再与自己一起囚于睚塔,再无成佛的机会。只等气运之子飞升,天地秩序最为颓萎之时,带秦艽划破虚空离开这方终将被天道吞噬崩毁的世界。

    这是仅此一次的豪赌,

    赌自己与天道的一场双赢。

    玄青自是不可能相信已生贪的天道,但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他早已在这一次次的重复中精疲力尽,却又无法认命,若是失败,那与秦艽一同被天道吞噬也算是个最佳的完美结局了,不是吗?

    ————————————————————————————————————————————————

    着金红袈裟的禅修将秦芥的残魂温养在了佛灯里,再给他重铸了莲身。

    而待秦芥久违的再见到暮歌的时候,她也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毫不起眼的小师妹了,

    曾经的天才剑修秦艽如今已没有多少人记得,但名动九界的惊鸿仙子又谁人不识?

    可惜也只得终日躲在云梦泽里不得自由。

    当初暮歌醒来后便性情大变,在已经成为门派禁地的天庚峰外守了一月,就独自一人下山了。

    她一开始是抱着杀掉青玄的决心修炼的,但下山后却始料未及这发生的一切,

    仿佛是命运一下子将曾经亏欠她的都数倍的偿还,无论是丝毫不作伪的爱意也好,随手可得的机缘法宝也好,不知何时起周遭似乎只余下了善意与幸运,而修为也随着各种逆天气运的奇遇加成而毫无阻塞的飞涨。

    暮歌层层包裹的对世界的尖锐恶意也不自知的被逐步瓦解,曾经的伤痛仿佛都可以被这些温柔所治愈,便连最初对青玄恨极的杀意都似乎融散了些······

    却直到那个给师姐红木鱼的和尚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告知了一切的真相,

    可已经来不及了,

    暮歌的修为涨得太快了,她没有瓶颈,没有问心,没有雷劫,一切简直顺利得有些诡异,已经知晓真相的暮歌再次有了曾经被阴罗魔抓去时的恶心,仿佛自己就只是个容器,而有人在拼命的往里塞着东西。

    胖和尚给了暮歌一个佛门法器云梦泽,自此暮歌便再未得离开过这幻境,龟缩在这无丝毫灵气的障目法器里躲避来自天道的恶意,

    她已不知恍然过了多少个日月星辰,

    直等到秦芥再次前来,她便知道,当初大和尚说的那个来自异界的最后一个转机,终于出现了。

    从傲天在小山村里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这场死寂许久的以天地万物为赌注的棋局,

    才终于,落下了最后一颗活子。

    —————————————————————————————————————————————————

    而这一切波澜与现在的李维却并没有多少关系,

    他还在迷茫自己应不应该离开的事情。

    李维有些担心会不会这方世界完全就是跟着剧情走的,自己必定要去达成以身殉道再立地成佛的结局?

    虽然按书里的内容来看自己肯定是死不了的,但总觉得以身殉道会很痛的样子。在李维还在纠结的时候,那面被自己扔掉的铜镜,又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看着里面那个老者一脸和善的给自己讲着修仙的种种好处,李维十分的想告诉对方别装了,我知道你是大魔头秦芥,你想骗我白打工去救你封印在锁妖塔里的姐姐,还会害的我差点被老祖杀掉!

    但也只敢面无表情的在心里吐槽一下,对方可能拿自己没什么办法,但是这个小村子里的可都是普通人,还是谨慎些的好······

    深思熟虑后李维还是决定去决云派了,

    毕竟有个魔修时时盯着自己,而且马盈盈那么爱钱,自己也可以去搞点仙丹灵药什么的让她拿去卖,她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才是,而且说不定还能搞点法宝让她也跟着一起修仙多好······

    于是李维帮马盈盈挖了叁天的红参后,便向她正式的道了别,准备踏上这一条不得不走的修仙路。

    他回头看了看在村口依依惜别的一众“红颜知己”,马盈盈被挤在一棵枣树后面,抓着树枝往外拼命探头一副很傻的样子,李维不知为何心中涌起股酸涩滚烫的心绪,只望向那个熟悉的圆滚滚的身影,十分勉强的扯出抹笑,转身离去······

    此时的他还并不知道,在自己离开村子后不久,整个村子就被笼在了一层墨绿雾瘴中,悄然无声的陷入了死寂。马盈盈偷偷塞到李维包里的碎银和干粮,也成了她最后的礼物。

    ·········

    问心梯十分轻松的就通过了,李维甚至还边爬边在心里默念九九乘法表。

    毫无悬念的成为掌门内定亲传弟子的李维百无聊赖的看了看四周,感觉这决云派的确阔气,大殿也修得十分恢弘气势,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掌门师尊此时正站在高台上乐呵呵的说着致辞:

    “你们这届的底子倒是不错,不过我话也要说在前头,既然都是走过问心梯淌过叁川河来叩山门寻仙道的,便也得须知这仙门的规矩!我不管你们曾经是王孙贵胄也好,乞丐屠夫也罢,自踏过这道山门起,凡尘种种便再与你们无关,从此以后你们在这修真界只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我诀云派的弟子!使我心腐剑锋折,决云中断开青天。宗门将是你们踏上仙途的第一块基石,也是你们最坚实的壁垒,往后你们定要谨言慎行,且莫堕了我诀云九界第一大派的威名!”

    底下一片整齐而响亮的应答,反倒是人群中懒洋洋毫无干劲的李维显得尤为扎眼。

    择师大典散了后李维就自个儿回到了宿舍宅着打算好好睡一觉,结果夜幕刚至,大魔头秦芥就怂恿着自己去禁地探宝。李维懒洋洋的睁眼看着喋喋说着的老者,心里想着反正自己也已经到了正道的地盘了,谁怕谁?

    “明人不说暗话,我就直白的跟你说了吧,我知道你是魔修,你叫秦芥,你还想我去放后山的那个大魔头秦艽出来,然后看我被决云老祖摇光道君活活打死,对吧?”

    李维本来以为秦芥会震怒之下恼羞成怒,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副预料之中的样子,甚至还大大方方的从铜镜里出来了:

    “你这个天道之子倒还有点意思,你们异界的人都是这样的吗?”

    十分轻松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的魔修出乎意料的年轻,甚至长得十分俊秀,除了眼底隐隐有戾气流转,通身却不见半点魔气,说是名门公子都半点没有违和感的,也丝毫没有置身敌方阵营还被揭穿伪装的惊慌。

    “你怎么这么轻松?不怕我现在喊人吗?还有你说的异界是什么?我听不懂!”

    秦芥只偏头斜睨了被揭穿秘密还故作镇静的李维一眼,眼底有些阴鹜之气:

    “我怕什么?该是他们怕我才对,一群道貌岸然的狗东西!”

    “此话怎讲?莫非其中还有什么不为外人知的辛密?”

    李维一看就知道多半是有内情,而且瞧这魔修的确不像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想着在电视剧里惯常的套路,也耐不住好奇的八卦道:

    “他们以前算计过你吗?”

    秦芥闻言倒是有些意外的瞥了眼李维,似乎对他的反应有些新奇:

    “当年我也是决云派的,在你今天参加的择师大典上,我可是谁都想收的天才呢!”

    秦芥的语气不知为什么有些低了下去:

    “但是最天才的还是师姐,你未曾见过,她才是真正的天纵之资,只可惜····”

    傲天听了个一半,心里不上不下的:

    “你师姐是谁啊?可惜什么?”

    秦芥却并不继续说了,只把手递到傲天面前,摊开的掌心是一串佛珠,看起来平平无奇:

    “你说我是魔修,那我为何能拿菩提子?年轻人,这世间的很多东西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自己用心去寻找真正的答案。我的师姐便是秦艽,世人口中所谓的修罗魔,这决云派里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风平浪静,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不要轻信任何人,尤其是你的掌门师父。”

    言罢只深深的看了眼怔神的李维,也不再多言,只转身几息便消失在了窗外的夜色里。

    李维看着放在手心里的温润佛珠,触手便能感觉到有温暖而柔和的能量在其中流淌,这的确不似凡物,而秦芥也并不像书里写的那样魔气横生嗜杀成性,李维不禁心生很多疑问: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秦芥口中和传闻天差地别的师姐秦艽,又到底是什么人?

    完┊整┇文┊章:wоо⒙νip﹝wσó⒙νip﹞woo18
Back to Top
TOP